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校园文化
长江三峡游记
浏览次数:757作者: 陈鹏飞发布时间:2016-12-26 16:08

   古语云:“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今年我有幸游览了神往已久的长江三峡,观赏了著名的世外桃源、三峡大坝、神农溪、丰都鬼城,饱览了三峡的绮丽风光。

   5月13日早晨,我们一行5人从宜昌下了车,高高兴兴的观赏了张飞擂鼓台和三游洞。下午,我们来到了三峡大坝,站在186观景台上,能俯瞰整个大坝。三峡工程是世界水利工程的奇观,是几代中国领导人的梦想,这是一项兴利除弊的利国利民的民生工程,连外国人对中国都刮目相看。我不由得感慨领导人的雄韬伟略,他们高瞻远瞩,放眼世界,着眼未来,使多年来未能驯服的长江终于造福于人民。改造自然,利用自然,与大自然和谐共处,这是人类永恒的一个主题。高峡出平湖的理想实现了,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成了现实。只要人类敢于想象,勇于创造,幻想往往就会变成现实。

   正在我兴浓之时,我被导游叫了下来。因为只有15分钟的时间,于是我们就匆匆照了个相闪人。

  游览完大坝,第一天的行程结束。

   第二天是神农溪。神农溪是一条常流性溪流,发源于神农架南坡,全长60公里,乘古老的木扁舟漂流可观赏到斧劈刀削般的奇峰异石、幽深险峻的峡谷风光,以及古老神秘的悬棺、古栈道,还有被称为是万里长江一绝的原始裸体纤夫拉纤,领略土家族民族风情。

   我们先是乘坐大船,再换乘小船,我们一行的导游冯奎枝是当地的土家妹子,一路上唱土家的山歌:《十个凤凰》、《六口茶》、《伙计歌》、《盼郎》……还有改良版的“今天莫得空,明天要打牌,后天才到小妹家中来……”。在土家妹子的介绍下,我们很多人都买了一张30元的光碟留作纪念,因为光碟里面是全体导游的原唱。回到家一听,不咋的,录音效果差,我只看了一遍,就搁置在抽屉里了。

   我们是从西陵峡出发,途径巫峡,最后进入瞿塘峡。

   西陵峡西起香溪口,东至南津关,全长126公里,为三峡最险处,礁石林立,浪涛汹涌,两岸怪石嶙峋,滩多流急,峡北的秭归为屈原的故乡、相邻有汉代王昭君的故里。北岸有“兵书宝剑峡”、“牛肝马肺峡”,南岸有“灯影峡”等。灯影峡出口处,南岸马牙山上,有四块酷似《西游记》中唐僧师徒四众的奇石。郭沫若先生有“玄奘师弟立山头,灯影联翩猪与猴”的题咏。 

   巫峡位于四川省巫山县与湖北省巴东县之间,全长42公里,山高入云,有巫山十二峰擅奇天下。巫峡又名大峡,以幽深秀丽著称。整个峡区奇峰突兀,怪石磷峋,峭壁屏列,绵延不断,是三峡中最可观的一段,宛如一条迂回曲折的画廊,充满诗情书意。巫山十二峰分别座落在巫峡的南北两岸,是巫峡最著名的风景点。它们上入云霄,壁立千仞,下临不测,直插江底;峡中云雾轻盈舒卷,飘荡缭绕,变幻莫测,为它们平添了几分绰约的风姿;而流传至今的种种美丽的神话传说,更增添了奇异浪漫的诗情。

   船到巫山神女峰,感觉咋这么像红楼里面的那个补天石呢?神女峰有很多传说,传说瑶池宫里住着西王母的第二十三个女儿,名叫瑶姬。她聪慧美丽,心地善良,活泼开朗,耐不住宫中的寂寞生活。八月十五这一天,她邀了她身边的十一姐妹,腾云驾雾,遨游四方。当她们来到巫山时,只见十二条恶龙兴风作浪,正在治水的大禹也被洪水围困其间。瑶姬敬佩大禹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治水精神,决定助他治水。便送给大禹一本《上清宝经》的治水天书,瑶姬还没有来得及告诉大禹如何破译这部天书,就被西王母派来的天兵捉拿回宫。十二仙女早就厌倦仙宫生活,她们挣脱神链,重返人间,帮助大禹疏通了峡道,解除了水患。从此,瑶姬爱上了三峡,成天奔波在巫山群峰之间,为船民除水妖,为樵夫驱虎豹,为农夫布云雨……姐妹十二个忘记了回宫的事,久而久之,她们便化成十二座奇秀绝美的峰峦耸立在巫峡两岸。瑶姬是十二仙女的杰出代表,所立山峰位置最高,每天第一个迎来朝霞,便赢得了“望霞峰”的美名。三峡大坝蓄水后,游人泛舟神女的石榴裙下,仍需仰头眺望,才能欣赏到神女的绰约风姿。

   我坐在游船上,放眼北岸的山峰,高高低低,绵延起伏。有的山石裸露,黄色、灰色、白色、青色,斑斑驳驳,和满山泛黄的翠绿色融为了一体。长江的水微波荡漾,泛着绿色向后退去。北岸的群山,有的耸入云天,有的状如奔马,有的形似骆驼,有的体如雄鹰展翅,有的似出江的蛟龙,群峰怪异,重岩叠嶂,绵延数百里。

   船行的很慢,这时我的思绪回到了古代:“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的惊险壮观场面不再重现,李白笔下的白帝城也非昔日风采。《长江三日》、《过万重山遐想》、《三峡》等古今抒写三峡的名篇,文中字里行间描写的美景如在眼前,这时的我仿佛也融入到了大自然的怀抱之中,尽享大自然的造化之美。

   三峡两岸由于常年雨水的冲刷,山峰看上去沟沟壑壑,深深浅浅,曲曲折折,幽深秀美。有的山体岩石崩塌或滑落,或地壳运动所致,岩石裸露,状如刀削,一点绿色也没有;有的山峰连绵起伏如怪兽般横卧在江边。

   两岸的山峰开始越发的陡峭,水面时宽时窄,有的分支不知流向何方。两岸沿江稀稀疏疏的房屋,有的近在水边,有的建在山腰或山顶。远处的电线杆清晰可见,沿江的公路,架起的桥梁,林立的楼房,时时可见。三峡工程前的遗留建筑痕迹依稀可见,以前的县城、集镇如今都没在水下,只有从三峡的原貌展厅里可以窥见一斑。

   瞿塘峡,又名夔峡,全长8公里,西起奉节县的白帝城,东至巫山县的大溪镇,景色最为雄伟险峻。在长江三峡中,虽然它最短,却最为雄伟险峻。奔腾咆哮的长江,一进峡谷便遇上气势赫赫的夔门。夔门两岸的山峰,陡削如壁,拔地而起,把滔滔大江逼成一条细带,蜿蜒于深谷之中。这里河宽只有一、二百米,最窄处不过几十米;而两岸主要山峰可高达1000-1500米。这里峡深水急的江流,绵延不断的山峦,构成了一幅极为壮丽的画卷。正如郭沫若《过瞿塘峡》一诗所云:“若言风景异,三峡此为魁”。

   游船继续沿江逆流西上,我躺在游船的床上,耳听船窗外船头击水的声音,机械的轰鸣声,汽笛声,此起彼伏。窗外看到了长江对岸的万家灯火,我也不知这个集镇叫什么名字。一会儿,灯火消失了,只能模糊地看到对岸的山峰。不知不觉我睡着了,夜里我醒了几次,但很快又进入了梦乡。

   第三天到了白帝城,一栋栋楼房依山而建,建筑物颜色多为白色,和塔的颜色相近。四层的游船一艘艘泊在白帝城下,挡住了我的视线,我只有下船才能看到我久违的白帝城了。

   从白帝城出发,江面越来越宽,水位越来越高,两岸的山峰有的变成了土丘,已失去了它往日的雄姿,在水面的映衬下,它显得温顺秀气多了,这是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更是人类的杰作。

三峡风光如此的秀丽,吸引着历代的文人墨客纷至沓来,有的来过数遍不厌。

下午我们游览了丰都鬼城,过奈何桥时,有一整套讲究,我忘记具体的了,只清楚地记得有两个把守奈何桥的“小鬼”挺吓人的。过了传说中的鬼门关,我们开始踏上了返程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