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中心 / 校园文化
女儿要出国
浏览次数:277作者: 陈鹏飞发布时间:2017-10-19 20:25

     

     女儿要出国,此消息一出,犹如一块巨石投入到了家乡的西淝河里,激起了层层涟漪。一家人意见不一,起初父母不赞成,后来大姐也反对,就连岳母也说:“出什么国呀?”。父亲说:“我们家祖祖辈辈至今还没有一个人出过国,你们能忍心?”母亲说:“你们忍心,我这个做奶奶的也不放心。”说实话,我和妻以前也没有这种想法。大三时,当女儿和我们说要出国时,我们也感到十分的吃惊,心里也是万分的不舍。一个女孩子到异国他乡去读书,我的心头像压了块石头十分担心。但当我们看到女儿坚决的态度,丝毫没有商量余地的表情时,我们心软了,妥协了。我和妻子虽然最后勉强同意女儿出国,但也有诸多顾虑,食与行、冷与暖、晴与雨……女儿在异国他乡能尽快适应吗?女儿生活和学习会感到快乐和幸福吗?

     记得女儿刚上大一时,我和妻子曾撺掇过她继续考研,可那时女儿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说坚决不考研。怎么到了大三她就突然想起了出国呢?女儿说,她们寝室6个人,有5个人打算出国,因为服装设计专业和其他专业不一样,需要到国外见见世面,开阔一下眼界,更新一下理念,设计的服装才能前卫、时尚、新潮。她说她有好几个同学都在米兰留学,况且表姐也在米兰上学,我可以和她住在一起,也不寂寞,你们也放心些。既然女儿有了这种想法,她又那么极力的想说服我们,做父母的怎能狠心打消她的信心和积极性呢。但我和妻子要求女儿必须答应我们两个条件:一是要走国际生,学费便宜;二是要回国工作。女儿说那当然了,我和妻这才放心。妻笑着对女儿说:“能去你想去的地方,做你想做的事,虽然舍不得,但妈妈支持你!”我想这就是爱吧,哪怕觉得自己的付出好像一瞬间都消失,但是如果孩子幸福,仍然会笑着说支持。其实我深知妻的不舍,女儿上大学四年里,虽然每学期女儿也就回家一次两次,但妻子始终感觉到女儿每天都像是在自己身边,可这次不一样,远隔重洋,跋山涉水,两年才能回家一次,妻子能不想念吗?好在现在有手机,还可以视频聊天,我只好这样安慰妻子。

     大三下学期,女儿就开始着手为出国做准备。为了减少房租,她和同学是合租。和她合租的同学养了一只猫,女儿也经常喂它,给它洗澡,清除粪便,捉跳蚤,逗它开心。女儿有时和我们视频聊天时,还让我们去看它如何好玩。我们发现女儿开始有了爱心和责任感,她不但学会了照顾小猫,更学会了照顾自己和别人。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间一年过去了,女儿毕业前夕真是太忙了。女儿要做毕业季服装设计、论文答辩、学意大利语言……女儿为了毕业季赶做了5套服装,为了出国设计了2本服装作品集,为了毕业完成了论文作业……她经常废寝忘食。有时想想,女儿也够幸苦的,甚至是可怜的。6月6日上午,女儿发来微信说她意大利语言B1过关了,意大利那边的学校也过了,还获得了减免20%学费的助学金呢。这天大的喜讯无疑让我们感到无比的欣慰和兴奋。那一夜,我和妻子都失眠了。

      女儿暑假开学就要出国了,她就像一只即将展翅出笼的小鸟,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好奇与兴奋,她那甜甜的笑靥犹如春风里西淝河两岸的金黄的油菜花,丝毫看不出有一点即将离别的愁绪与不舍。真是女大不中留啊!记得小时候,女儿上一年级时,上学放学都是拉着我的手,缠着我去送她接她。每逢我下班回家时,正在与小伙伴玩耍的女儿总是慌忙地停止刚才的游戏或丢下手中的玩具,像一只活蹦乱跳的小白兔一样扑进我的怀里,任我亲吻她的头发或小脸。记得有一次,女儿缠着我和她玩仿真枪,子弹是塑料的,圆圆的,大小如豆子一般。我扣动扳机朝四周乱射,我以为枪膛里子弹打完了,并千真万确确认是安全的,我就把枪口瞄准了女儿,只听啪的一声枪响,只见女儿用手捂着嘴,嗷嗷大哭起来。当时可把我吓坏了,原来枪里面还藏着一颗子弹,正好击中女儿的下嘴唇。也不知什么原因,真是无巧不成书。一直到现在,女儿的下嘴唇中间还留着当年的伤疤。一提到这事,女儿就笑,她的许多同学都知道这个故事,我听了都感觉不好意思。想想那时真是不幸中的万幸,万一打中了眼睛怎么办?我记得当时妻为此还训斥了我一顿,我像霜打的叶子一样顿时蔫了,任由妻子肆意数落。可是随着女儿渐渐长大,父女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不再任由我爱抚她。记得有一次,我想抚摸一下她的头发,可她却像触了电一样,一下子蹿出老远,避开我的手,并且一本正经地说:男女授受不亲哦!弄的我非常尴尬,令我真是啼笑皆非。我也顿有所悟,女儿小时候是爸爸的,长大了就是别人的了。我当时非常生气的和妻子说:“不好玩!”。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爱抚过女儿,因为女儿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的女儿了。

     经多这些天的忙碌和思考,我也想通了,女儿老是依偎在我们的身边,那样永远也长不大。总有一天女儿是会离开我们独立的,她有她的理想,也有自己的事业,还有什么能比看到女儿的成长更幸福的呢?

 

作者简介

    陈鹏飞,笔名君强、姜君强,1975年生于安徽利辛。本科毕业,文学学士学位。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会员,亳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先后在《中国校园诗歌集萃》、《初中生必读》、《阜阳职业技术学院学报》、《亳州晚报》、《西淝河》、《亳州文艺》、《教师时空》、《教育新观念》、《教师文苑》、《中小学教育》、《涡水文苑》、《同步悦读》等刊物、微刊上发表文章。2014年12月荣获第三届《中国教师报》读报用报征文比赛二等奖;2016年5月荣获第七届“羲之杯”全国诗书画家邀请赛一等奖。